当前位置:两性私房话 > 社会新闻 >  中国性玩具大亨:你所不知的“催情内幕”
中国性玩具大亨:你所不知的“催情内幕”
时间:2015-12-03 17:22:48 来源:两性私房话 作者: 投搞 收藏 举报

他们是一群特殊的受访者,从事着一个特殊的行业。

那是一个集神秘、隐讳、诱惑于一身的行业。多年来,它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街头巷尾“成人用品”、“两性保健”字样的招牌。逼仄狭窄的店面、性感裸露的海报、深夜街角的红灯,都给这个行业打下了“见不得光”的烙印。

事实上,在公众的偏见之外,它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十年前那个夏天,因为非典,情趣用品销售迎来爆发节点。十年之后,业内大亨与普通店员一起给我们讲述中国性玩具的故事。

揭开那层神秘面纱,我们得知:催情药原来都是假货,避孕套有几十倍利润,全球性玩具70%产自中国,这个行业市场总额已达数百亿到一千亿之间。

于是,自豪与尴尬、暴利与混乱开始纠缠着中国性玩具市场。谁来监管市场乱象,怎样让性玩具登堂入室光明行走,成为问题关键。

非典带来的春天

十年之后,蔺德刚仍然记得做第一单生意时的神秘与尴尬。

他在网上与顾客定好了在北京郊区一个公交车站内接头。当天,一个神色焦急的男子匆匆赶来。蔺德刚一只手将黑色塑料袋包着的震动器递给陌生男子,另一只手接过500块钱。两人很默契,没有作更多的交流,各自转身离去。

而今,蔺德刚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情趣用品连锁企业“春水堂”的老板。他的创业旅程,几乎就是中国情趣用品发展史的缩影。

2003年初,IT从业者蔺德刚正在寻觅创业的路子。他在新闻里看到,情趣用品是一个暴利行业,而且相关电子商务企业还寥寥无几。

考虑到消费者不好意思走进情趣店,蔺德刚觉得,这些东西更适合在网上卖。于是,他花3000块做了一个购物网站,开始在家办公。办公用品不过是一部电话,一台电脑而已。

21世纪初,正是网络聊天室刚刚兴起的时代。他登入各家网站的聊天室,起个好听的女孩名字,再选一个漂亮的头像。然后,男性的私聊般便如潮水般袭来。他们会接到蔺德刚设置的自动回复:“成人用品保密送货上门。联系方式……”

十年之后,蔺德刚已经从一个宅男变成了上名百员工的CEO,他已经不记得当年在聊天室里的昵称,“可能是小芳?可能是轻舞飞扬?”

创业之后,蔺德刚的生意开始源源不断。蔺德刚平均天能赚个几百块,很快便月入过万。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这个销售途径的发明者。但很快,他就发现,聊天室里出现了大批同行。直至10年之后的今天,网络聊天室依然是网店贩卖情趣用品的重要媒介。

两个月后,从聊天室尝到甜头的蔺德刚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他建起了春水堂的官方网站,正式创业。

创业的前三个月,一帆风顺。三个月后,噩耗传来。

一场非典浩劫,将人潮如织的北京街道洗劫一空。

就在两个月前,北京市民还在谈论,广东那边抢购板蓝根和口罩是多么荒唐。两个月后,北京的空气中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惶恐的地把双手伸向肥皂、消毒水甚至醋里。

非典刚来的时候,春水堂的生意一落千丈。就在蔺德刚开始质疑创业的选择时,订单突然多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市民开始放假或者在家办公,人们要尽量待在家里,降低非典传播率。于是,做爱做的事情,是市民除了看电视和上网之外,不多的选择之一。

于是,在白天,蔺德刚偶尔也会看到,前后楼的房间拉起了窗帘。与此同时,春水堂的生意也达到了高潮。

非典期间,春水堂卖得最多的是安全套,其次是润滑油。就连《金瓶梅》里西门庆和潘金莲使用的那种性爱秋千,春水堂也卖出了3000多台。

蔺德刚分析说,这是因为人们的心态已经从最初的恐慌变成了坦然。“人们开始接受这场灾难,让自己去适应相对舒服的灾难中的生活。而这一切,足以让人们酝酿出更高的情欲,需要比平时更经常地开闸泄洪。”

2003年对于中国性趣用品的销售来说,可谓是爆炸的一年。在北京情趣用品界工作过十几年的朱玲女士回忆,2003年,她所供职门店的营业额比2002年增加了5倍以上。业内的同行也基本有同样的反馈。

2003年另一个推动中国情趣用品行业发展的大事,是政策的开放。

2003年8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发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仿真式性辅助器具不作为医疗器具管理的通知》。从此,国家对中国的性用品放松管理,不再是特殊商品,无需前置审批。

政策改变了行业的生态。 从2003年起,中国的情趣行业,迎来了迅速发展的十年。据统计,截至2012年,全国约有500个生产性用品的工厂,超过20万家情趣用品商店。

根据多位业内人士和专家的估算,截至2012年,中国的情趣用品市场总额在数百亿到一千亿之间。性学家李银河则公开估算,全世界70%的性玩具产自中国。

事实上,情趣用品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年前。1993年,一位叫吴伟的温州商人拿到了国内第一张关于生产性玩具的批文。此前,他刚刚成立了名为“亚当夏娃”的中国第一家情趣用品商店。   

2002年,美国《时代》周刊报道了吴伟家族的故事,称吴伟的公司已跻身世界同行业前十名,并赞誉吴伟为“中国的性玩具大亨”。

十年之后,这位特殊的“中国大亨”在受访时,这样形容行业爆发的原因:“人需要性工具,就像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一样平常。

相关文章
热门评论
信息评论
小编推荐
您感兴趣的分类
本周热门
© 两性私房话